注册送体验金 看盘技巧 跟庄技巧 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短线技巧 如何选股 买入技巧 卖出技巧 涨停战法 炒股心得 股票投资

看盘绝招 新生300天 主力盘口 开户送体验金 K线图解 分时图 均线分析 成交量分析 MACD指标 KDJ指标 送体验金栏目

 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看盘解盘 跟庄技巧 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选股 买入 卖出 短线操作 K线 开户送体验金 分时图 均线 成交量 MACD 股票书籍 视频 

 天才股票网 > 股票书籍 > 交易冠军 >

交易冠军(10)

 

 第 8 章

在《骗徒的扑克牌戏》一书中,麦可·路易斯提到操盘手总是喜欢想像自己是“赌场里最神气的赢家”,但直到一九八三年为止,我们还是无法看出到底谁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赢家。

    回溯八十年代早期,操盘手是一群活在狭小、隐密又具有宗教神秘色彩生活圈中的人。对一般大众而言,我们并不存在。我们在市场中杀进杀出,在短短数小时内用别人一辈子都不会拿来做交易的钱在市场中搏斗,但这一切并不为人所知。偶而有一些特殊的案例,像杭特(Hunt)兄弟或是比利·索依斯特(Billie Sol Estes)这些在市场输了大钱的人才会被媒体报导出来。大致上来说,我们的所做所为都是在别人无法知晓的状况下进行。除非我们破产或大发特发,否则无法得到一般大众的注意。

    全美冠军操盘手竞赛

    可是在一九八三年,我却在一份金融期刊里看到了这样的一篇广告。详细内容如下:

    立刻,我就感到这是一场为我而办的比赛。这真要感谢我那值得信任的美联社德励报价机,它让我确信没有任何人像我一样能成功地操作史坦普指数期货,而这个比赛将给我一个机会向世人证明这一点。我喜欢竞争,也需要竞争来为我的生活制造活力。我已经准备好向全世界宣示我就是那个最神气的赢家。


    我打电话给主办单位,“金融操盘手协会您好,我是诺姆·查德(Norm Zadeh)。”我从来没听过诺姆·查德这个人,也压根儿没听说过金融操盘手协会这个组织,我确信整个华尔街也都没听过。但我才不在乎呢!“诺姆,”我说:“不管你是谁,我要报名,我是全国最棒的操盘手,而我也准备好要痛宰每一个参赛者。”


    当我把一切搞清楚以后,我才知道除了头秃得和撞球一样之外,诺姆·查德活脱就像是交易界里的唐·金恩(Don King)。就像金恩一样,查德也是一个拥有良好背景而又天生擅于自我推销的人。查德曾经被赌博时报誉为“全国最著名的四个赌徒”之一,他曾经是跑马场的职业赌客,也是职业的扑克牌以及运动项目赌徒。他在一九七四年所出版的一本名为《扑克牌必胜赌技》一书也被许多扑克牌的玩家视为经典名著。查德曾经引起拉斯维加斯媒体的广泛报导,不过由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空出了一个抢手的教职给他,所以他决定待在学术界里当一个打着领带的数学家。
 
 
    全美股票、选择权以及商品期货交易总冠军
 
    到底谁是全国最顶尖的经纪人、投资顾问以及操盘手呢?

    来和全国最棒的好手一起争夺这个荣衔吧!

    比赛简章:经纪人、投资顾问或投资大众均可参加。参赛者将于二月一日被指派一个交易账户,如果操作绩效优良,可提出个人交易的损益评估表以供评鉴。领先者名单于每月公布,并以自二月一日起,交易账户市值增加的百分比作为评审的标准。在交易账户的金额方面,股票、股票暨选择权,以及商品期货三个项目的参赛者账户起始余额为5,000美元,选择权项目参赛者则为1,000美元。
    想参加比赛吗?请电金融操盘手协会。
    (213)827-2503


    根据一篇在一九八九年七月十日《贝伦周刊》(Barron′s)刊出,由约翰·李休(John Liscio)所写的文章中指出:“举办股票投资竞赛的构想是在八年代早期由诺姆·查德所提出。他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客座教授。查德有感于财务学术界人士的实际贡献非常微不足道,于是决定用这个方法让那些迂腐的老学究们了解他们所珍爱的效率市场理论是完全错误的。他开始教授一门交易实务课程,利用一个实际存在的期货交易账户里的钱,让他所教的学生操作。当这个交易账户的保证金余额成长了一四%,并且选修这门课的学生人数也由原来的十人增加为八十五人后,查德从此开启了一道崭新的大门。”就像一个竞争的推销者一般,查德把他所举办的全美交易及投资大赛分为四大项目:股票、选择权、股票暨选择权,以及真正属于重量级的期货组。我参加了期货和股票暨选择权这两个项目的竞赛。


    就算在参加比赛之前,对我来说,交易也就像是一场职业拳赛。我把我的一天从早上九点债券市场开盘到下午四点十五分史坦普指数期货收盘为止分为十五回合。这种想法是摹仿芝加哥Merc交易所的作法,Merc把每个交易日分为以半小时为单位的时段,并且在每个时段结束时公布该时段中交易所许多统计数字。由于成交量常常会在整点或半点统计数将要发布前提高,所以每一个在Merc从事期货交易的人,不论他持有部位时间的长短,都习惯于以每半个小时为单位来思考当天市场的动态。


    我的交易手法就好像一个专打拦击拳的拳手一样,掌握时机是我最重要的致胜关键。我会在开盘时市价敲进,发动攻势,然后跳回原位。杀进,杀出,在这里赚一些,在那里又赚一些。我绝不在市场疯狂似的波动时进场,因为我从来都不想做会危害我家庭财务安全的事。我藉着在每一笔交易中都获取胜利,以累积出优于市场表现的操作绩效,如果我能的话,绝不轻易把自己陷于一个容易被扫出场的情况中。我采用的是一种安全,而又一点也不特别的操作方式,藉着这个方式,我既不会有太多大金额的获利,也不会有太多大金额的损失。在一年中有大约两百个交易日里,我是累积着合理的小亏损和金额相当的获利,在这儿赔个五千美元,在那儿赚个六千美元,一轮接着一轮,每天二十、三十、四十次的交易着。而在其他的五十个交易日中则靠明确而一致的决断力,从债券赚个七万五千美元,从股票又削个十二万五千美元,在史坦普期指又砍个十五万美元。经过时间的累积使我成为一个大赢家,保持每年赚五百万美元的实力。


    其实查德设计的这个交易竞赛和我的交易方式颇有冲突。这个比赛是开放给所有人的,而且它的规则中限定交易账户中的启始金额,在期货、股票、股票暨选择权等三个项目中是五千美元,而在选择权项目中是一千美元。如果我操作的是五十万美元的资金,我可以不停地短打,试着靠每天赚一些稳定金额的小钱来累积总成绩。但是以这么低的起始资金,在短短的四个月里,再加上参赛者不限资格,任何一个门外汉都可以把他的五千美元孤注一掷,然后期待他能逮到一次好运。


    门外汉可以投机一赌而我却不能这么做。当我试着靠交易维生并提供我的财务安全之际,某个来自新泽西州,自认为是伟大投资者的牙医可能从他的病人那里听到像企业购并一类的小道消息,然后把这五千美元投入,并且赚取三倍的利益。如果他听到的小道消息纯属虚构让他因而大赔,这也没啥了不起(反正大不了输掉五千块钱)。可是如果换作是我赔了钱,可能连工作都会丢了。当然,我也可以为参赛而操作一个小金额的账户,试着用孤注一掷的方式得胜,但那会逼使我改变操作手法,这可是我所不愿意的。这种小门小户的操作方式是我在遇见奥黛莉且拟定我们的计划前惯用的作法,曾经使我连续九年屡战屡败,亏损累累。现在我已经发展出一套适合我个性的操作方法,不论是操作五千美元或五十万美元的资金,我都决定要用自己的方法。


    参加比赛的报名费从股票组的一五美元到其他三组的一九五美元不等,第一次比赛只有七十四名参赛者,所以很显然的查德并没有因为举办这个比赛所收取的报名费而捞到什么好处。他必然有另一个角度的想法。当我问他将如何防止作弊,查德告诉我除了每个月要将操作的损益评估表交回主办单位外,每个参赛者在进行交易时都必须打电话到主办单位,并且在电话录音中留下交易纪录。


    啊!这想必就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了。查德真正想做的或许就是找出国内最棒的操盘手,然后跟着别人建立部位。但我哪里在乎这一点?或许除了在Merc交易场内的那些小伙子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从我这里偷走任何东西。查德或许想试着从我这里偷些什么,但是当他发现我在史坦普期指进出的速度有多快,交易的次数有多频繁之后,他就豁免了我必须每天打电话报告进出场纪录的要求。只需要每个月交回我的损益评估表就可以了。


    在第一轮的比赛结果里,我在期货组排名第三,在股票暨选择权组也排名第三。这使我更加斗志激昂。在七十五名参赛者中得到第三名也不算坏了,可是对我而言,这显然不够好。我觉得好像又回到大学时代,威尔森院长说“在我们当中有五%的人会在班上垫底”,而在班上我一直没有办法超过那些比我更有准备的明星高中毕业生。可是直到了交易这一行,我可是比任何人都准备充分,而我也决定要证明这一点,我将要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重量级冠军。


    我马上参加了第二轮的比赛。这次的比赛时间是从一九八三年的八月一日到十二月一日,共有一百三十三名参赛者,我以六九二%的报酬率在期货组中排名第六(第一名是一个门外汉,他的报酬率是三八八四%)。但是我赢得了年度获利金额最高奖,而根据最后结算,我所赚的钱比其他所有参赛者的总合都要多。查德不放过这个宣传的机会,在《贝伦周刊》、《期货月刊》、《投资人日报》、《股票与商品杂志》 以及《华尔街通讯》等媒体里刊登一篇广告宣布比赛的赢家,并且游说参赛者参加下一轮的比赛。我喜欢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但仍然不满足,我一定要成为货真价实的“冠军操盘手”。


    法兰基·乔荣登一九八三年最佳操盘手的宝座。法兰基·乔是一个四十二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场内工作的接单员。他在期货组的竞赛中以一八一三%的报酬率得到第二名,而在股票暨选择权组则以七六%的报酬率得到冠军。我不知道他投资了多少,或是赚了多少,我只知道他将因此而有权利大吹大擂。我一定要干掉他!“诺姆,”我打电话给查德,告诉他我要报名参加一九八四年二月一日开始的下一届比赛,“你告诉法兰基·乔,我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自信心与自尊心


    自信心是从事交易时最重要的因素。如果你不能确信自己能够取得胜利,就不该进这个圈子里来。但是自信心很快就会转变成强烈的自尊心,而自尊心就像一个疲惫的战士一般,需要被按摩、抚慰,并且受到温和的照顾。而查德这个集骗子、赛马赌徒、扑克赌徒以及数学家几种身份于一身的家伙对此显然非常清楚。取得胜利本身就是对自信心受损的最佳镇痛剂,但是只有广大的知名度才能最有效地抚慰自尊心。


    这项全美冠军操盘手大赛已经变成华尔街的热门话题。在一九八四年二月一日开始的比赛里参赛者多达一百八十五人,而纽约时报在二月十八日当天的商业版头版也大幅报导这项比赛。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为了趣味和获利而投资”,其中并且把法兰基·乔和我的相片刊登出来,标明我们分别是一九八三年的冠军操盘手以及最赚钱的操盘手,并附上我们的联络电话。法兰基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而我的相片看起来就像是个扮着苦瓜脸的犹太人,但查德才是这里面真正的明星人物。那篇文章中描述他是一个“来自加州的数学家”和“前大学教授”,并报导他创办了这项交易竞赛,藉着报名费赚钱。


    我才不在乎呢!在那篇文章中也有一整段提到我。“一九八三年全美操盘手冠军赛交易中赚到最多钱——一四万美元——的人是马丁·舒华兹。他的期货交易账户成长了一七五三%。舒华兹先生是一个三十八岁的前证券分析师,目前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mex)拥有一个交易会员席位。他向本报表示‘成为一个赢家的先决条件是,先学会如何输钱!’”


    有一句意大利的俗谚说:“报复的最好方法是为仇人端上一盘冷菜”。我迫不及待地想把纽约时报上的这篇报导影印数百份,然后把它们很醒目地贴在金字塔公司的各处,我要确定法老会看到这篇报导。希望他们在知道我有机会为他们赚到那么多钱,可是他们却曾在背后捅我一刀,把我赶走时,会痛哭流涕。可是我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做,因为在二月十九日我接到了“内线”史基尼的电话。史基尼和金字塔公司的人通过电话并且知道了一切。“马提,我跟你讲一个笑话。那个大祭司和先知两个人正在商量怎么样可以让你帮他们操作一些资金呢!”


    “是啊,当然,对……,告诉他们给我个电话,如果他们能把红海分开的话。”好一个诺姆·查德,谢谢他办了这个比赛!这真是长久以来对我的自尊心最棒的抚慰。


    这项比赛变得愈来愈受欢迎,以至于查德开始每个月在著名的财务金融期刊上刊登广告报导比赛现况。这个作法吸引了送体验金人的兴趣并创下知名度,特别是我和法兰基开始为冠军头衔而激战的事为人所知后。我们的成绩非常接近,艰苦缠斗了几乎有三个月的时间。在每个月的广告刊出后,法兰基和我就会更加努力以赴。直到五月中旬,法兰基打电话给我。在这之前我们从来都没有交谈过。“马提,”他说,“我受够了,我向你投降。我一定得去度个假才行。”


    想想,这回我可赢了!我跟奥黛莉说:“我们去庆祝吧!如果法兰基现在要去度假的话。我们也可以休息一阵子,度个假了。”但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才发觉法兰基·乔用卑劣的手法从背后偷袭我。他在这段期间内一直继续交易,而在只剩下一天比赛就截止的状况下,他领先了我一个百分点。一%?这看来令人不敢相信,但已经够让他拿来大肆宣传了。我又再度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我打电话给查德,“我正式宣战!”我说。而诺姆则高兴得不得了。他马上打电话给华尔街日报,告诉他们我和法兰基之间的缠斗已经演变成私人恩怨了。


    在最后一个比赛日中,我倾巢而出,全力反击。直到四点十五分收盘为止,我不停地放空史坦普指数期货。当收盘钟声响起时,我已经以三四%的差距击败了法兰基。经过四个月的交易我将原先账户里四十八万二千美元的起始资金增值为一百二十万美元,总报酬率二五四九%。法兰基则将他原来五千美元的资金增值了二五一五%。一九八四年六月七日,华尔街日报在它的一篇报导中以下面这句话作结语:“查德先生计划在八月一日开始下一轮竞赛。法兰基先生,这位四十二岁的职业操盘手表示他可能不会再参赛了,他表示‘我的内心已经像一个八十六岁的人一样苍老了。’但是舒华兹先生将再度试图卫冕,他说:‘我将会击败所有人!’”


    我的确办到了!我在下轮的比赛中以期货项目四四三七%的报酬率击败了二百六十二名参赛者。法兰基并没有参加那次的比赛,并且在不久后因为心脏病而过世。从事交易是一件充满压力的工作,尤其当你知道每个人都正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时更是如此。看来法兰基所说他内心已经像八十六岁那般苍老的话是所言不虚。不管在任何时候,每个操盘手都有相同的感受。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发觉查德不只是利用举办比赛的机会跟在别人后面建立部位图利,且经由举办这个全美交易竞赛,他很快在全国人面前建立了一个形象,俨然成为研究成功操盘手的专家。拥有这个名声至少可以帮他带来三大好处:第一,他可以藉着替投资人媒介资金操盘手而收取高额费用。第二,他成立了自己的基金,并且招揽参赛的年轻操盘手帮他操作募得的资金。第三,他发行了一份名为《顶尖操盘手汇报》的市场行情分析刊物。但我一点也不在意他干了什么。因为藉着这项比赛所建立的名声,我在一九八九年也成立了自己的基金。当我开始操作投资大众的资金后就放弃了我的冠军腰带,因为操作OPM(Other People′s Money,别人的资金)基金对我来说已经足以提供我所需要的激励了。然后在一九九二年,我经历了一场重建人生价值观和找寻人生方向的过程。我打电话给诺姆,告诉他我将像所有伟大的拳手一样重新回到摆台上,准备赢回我的冠军头衔。我从半退休状态重出江湖的决定,不论对交易竞赛的主办单位或是我个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约翰·李休在《贝伦周刊》上宣布了我重回战场的消息,在他报导这件事的专文结尾他写道:“在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和马丁闲谈并观察他的交易状况后,实在令人无可置疑地推崇这个曾经被大家称为史坦普期指交易场内的巴比·费雪(Bobby Fisher)的人依然是这方面的一代宗师。只要把这位伟大操盘手锁在一个房间里,给他几支电话,几个报价荧幕,和少量的现金,然后在一天之内(通常不需要那么久),舒华兹仍将以傲视群伦的表现登上顶峰。”


    他是对的。一九九二年我重出江湖,并且在五十万美元资金以上的期货交易项目中再度夺回我的重量级王冠——全美投资总冠军。诺姆仍然不改他完美的宣传者作风,总是不停地在各个项目上再衍生出送体验金的小项目,因为送体验金的赢家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送体验金的参赛者,和送体验金的收入。夺得这次的冠军头衔后,我决定正式退休,以求在人气最旺的时候留下名声。


    嗯!可是事情并不如预期那样发展。最后,查德突然毫无预警、悄悄地把这项比赛给停办了。根据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一篇刊登在《华尔街日报》上,标题为“路边社消息”的文章中指出,“证管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SEC)对于该项比赛主办单位的一连串调查,和该项竞赛的停办时间相当接近。一般相信,证管会的调查是造成该竞赛停办的主因。”很显然地,诺姆之所以引起证管会对他的兴趣是因为他“未能对投资人的财务状况深入了解,就将投资人引荐给资金经理人。”此外,他对外宣称交易竞赛的结果都是“可资查证”的这点也替他惹了麻烦。


    在交易竞赛进行期间,诺姆使他自己成为交易圈里的主要玩家。但由于他同时扮演了多重角色——比赛的主办者、投资顾问、资金经理人、行情报导刊物的发行人,以及投资者——留下太多值得让人仔细调查或批评的地方了。诺姆,这个被华尔街日报形容为“一个在史丹佛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客座学者的应用数学家”承认他在查证竞赛结果时可能产生了一些疏失,“但查德先生坚称他个人的多角化事业并不影响比赛的客观性。”


    这对我有什么影响吗?许多财务金融专业刊物发表介绍我的文章,我的名字广为社会大众所知,而对我的自尊心最具安慰作用的,是我在竞赛中的表现让我在家人、朋友,以及投资界里都奠下了深厚的名望。诺姆·查德将我从黑暗、孤独的办公室里猛然推向舞台中心,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一九八九年七月,我刚结束在亚斯本(Aspen)的假期,正在拉瓜地亚(La Guardia)机场大厅等着拿行李袋。我拿起了一本《贝伦周刊》,不经意地翻阅时,看到一篇由约翰,李休所写的专文,介绍诺姆·查德的交易竞赛。在页面的正中央有一张我坐在办公室里的大幅相片。我把那张相片拿给我的两个孩子看,他们分别是四岁和六岁,正好大到会开始奇怪我为什么不像别人的爸爸一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做着正经的工作。而我问他们:“那是谁?”他们说:“爹地!爹地!”


    当他们渐渐长大,别的孩子开始问起他们老爸是做什么维生的时候,他们可以回答:“我爹地是冠军操盘手!”这才是我最介意的事。


    确实执行停损


    最棒的交易工具之一就是停损,在停损点将你的情绪性反应和自尊心分开,并且承认你的错误。大部分的人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都面临相当的困难,而通常他们不会把输钱的部位卖掉,反而是双手合十,期盼市场会了解它是错的,然后反转回来照他们认为“应该出现”的走势发展。这种态度通常都会造成自我毁灭的后果,因为就像乔·格兰威尔(Joe Granville)曾经说过的:“市场根本不知道你作多还是作空,它对此毫不在乎。”你是那个惟一会对自己的部位渗入情绪性反应的人。市场的走势只不过单纯反映供给与需求的变动而已。如果你为市场的走向而欢呼,就必然有某个人在市场走势不利于你的时候同样欢声雷动。


    接受亏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因为停损不啻承认自己已经犯了错误。但是在金融市场里,犯错是不可避免,必然会发生的事。在进行每一笔交易的同时,一定要预先设立“认输点”,只要这个价位一到,你就停损出场,而你必须要有这种心理上的修养在这个点到达时切实执行停损。


    有一天,我和我的老哥儿出门打高尔夫球,在打球的时候他不停地为他在海湾网路这支股票赔了大钱而唉声叹气,一直表示他不知道哪里做错。他在那支股票的市价还在三十几美元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风声,但是在他忙着找各种报告研究这档股票时股价已经涨到四十几美元,而他在股价拉回到四十三美元时进场承接,在股价随后续跌至三十五美元的时候,他犯下了操作大忌,加倍加码买进。然后就坐在那儿无助地看着他心爱的股票跌到十几美元一股的价位。“更让我气昏的是,”他说:“这档股票在跌势当中曾经强劲反弹过几次,而我却没有砍掉部位,只是坐在那儿看着我的钱缩水。”


   “你原来的计划是什么?”我问他。
   “我的计划?我要抱着这支股票直到它回到五十块为止啊。不然要怎么样?”
    这就是门外汉们的问题所在了。他们只有一半的计划——简单的那一半。他们知道他们预计要赚多少钱,但是对于准备输多少钱可是一点概念都没有。他们就像上了马路的鹿,眼睁睁看着迅速接近的车灯发楞,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处等着被车辗过去。他们对处于亏损部位的惟一计划就是:“老天爷!求求你!让我能够逃过这一劫,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了……”。但这完全是狗屎!因为如果好死不死他的部位又回到原价,他们马上就会把老天爷忘到九霄云外,开始觉得自己真是天纵英明,交易奇才,然后总是再度犯下同样的错误。这表示他们一定又会再度套牢,而且被套得更惨。


    大部份人没有办法了解的一点就是,当你正在输钱的时候,你也正开始丧失客观性。就好像在拉斯维加斯的骰子赌桌上,当你正在输钱时,一个穿着亮片装的胖女人摇着骰子准备出手,而你下定决心不让她赢你的钱一样。你忘了她才不管你是输是赢,只是在玩她自己的骰子赌戏罢了。不管任何时候你开始感到嫉妒、情绪化、贪婪或是愤怒时,你的判断力就会大打折扣。市场就像那个摇着骰子的胖女人,它才不在乎你在干什么呢!这就是为什么当你到达停损点时就该放下自尊,轧平赔钱部位的主要原因。如果你和大多数的人一样,在这方面有无法克服的困难,就该学学希腊神话里的奥地修斯:把你自己绑在船的桅杆上——利用自动执行的停损指令来帮助你把情绪阻隔在这场游戏之外。(译注:奥地修斯把自己绑在桅杆上,以防被海妖迷失心智而跳海。)


    停损可以两种方式执行:在你的经纪商那里放一个设定价位的停损指令单,或在你自己心中设定一个价位,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价位一到就执行停损。不论你使用哪种方法,停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投资,因为只要你对行情的看法是错误的,停损将使你免于因保留亏损部位而遭受更严重的损失,并且让你不至于掉进一个可能越挖越深的无底洞,更可以保留东山再起的实力。停损自动把你的脑袋从负面思考中拉回中性的思路中。虽然在停损后你的钱不会回到原点,但是你的心智将回到能够重新组织和产生新点子的状态,不再因为亏损部位而使你的脑筋停滞不前。


    你在一笔交易中亏损愈多,你的客观性就变得愈低。迅速地从一个赔钱的交易中脱身可以使你头脑清醒,并使你的客观性得以重建。在片刻的喘息后,如果你能够客观而理性地证明原先的想法依然可行,可能会重新建立同样的部位,但要随时提醒自己市场上多的是机会,不一定非要单恋一枝花不可。藉着停损,你的交易资金因而得以保护周全,你因此也争取到下一个高获利、低风险交易机会的参与权。
 
   “所以,舒华兹先生,如果我们批准了您的申请,您计划采用什么方式来付每月的维修费用呢?”说这话的人是公园大道大厦住户管理委员会的主席。


    每月的维修费用?他到底在说什么鬼?我们正打算砸下三百万美元的现金来购买一个位于七楼,有十二个房间的公寓,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想知道我们是否负担得起每月维修费用?


   “您从事商品期货交易的工作,”这家伙继续发表他的高论:“那不就像赌博一样?我们只是想确定我们这里所有的屋主财务状况是否都够稳定。谁知道何时有什么突发状况会发生呢?我们真不愿到时候得要求您搬出去啊!”


    我望着奥黛莉。她脸上也带着同样忧心忡忡的表情,就好像她看着我要去玩高空弹跳时那样。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从我的申请表里面,你可以看出我在过去五年来每年都维持七位数字的收入,而我们的净值目前是九百万美元。我一点也不觉得在未来会出什么差错。”


   “不过,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市场是非常难以捉摸的。”天啊!我真讨厌这种悲观论者,他们都是标准的输家。“这样子啊,”我说:“如果会发生什么事的话,我想你只好要求我们搬走喽。你知道,你得做你该做的事嘛!”


    别在老婆生产前后做太多交易


    那是一九八四年的十一月,我们坐在那个主席家的客厅里,在座的还有住户委员会另两位资深委员。这三个思想迂腐的老家伙是新住户的资格审查委员,如果没有他们的批准,谁也别想搬进这幢大楼。他们在深度镜片后面眯着眼看我们,像老船长挑选水手一样地打量着我们。如果我们被接受的话,奥黛莉和我就会是这幢大厦里最年轻的住户。


    我知道我们的资金充足,而我以为这个面谈只是在我们加入住户俱乐部前,要来拍拍某人的马屁。我确定他们只是想让我们知道这里谁是老板,而且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公园大道大厦的住户。我希望事情就这么单纯,我们是真的蛮想搬来这里住的。


   “是的,”主席说:“如果你们没有办法按时缴交每月维修费用,恐怕我们就得请你们搬走。”其他两位委员也点头表示赞同。“既然大家都把话说清楚了,就让我们欢迎两位成为本大厦的新住户吧!”


    奥黛莉那时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那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决定搬家。可是对我们来说,把三百万美元的现金,相当于所有资金的三分之一用在买这幢公寓上,恐怕是我们的另一个糟糕的财务决策。这些钱是我们用来交易的资金,将这些资金放在这种用途上显然是一种浪费,但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常常对自己说:哎呀!我怎么会把三分之一的资金用来买那栋海滨别墅呢?如果我把这些钱拿去投资共同基金,现在就增值到一百万美元以上了,而这显然可以提供我的家庭更好的财务保障。


    这是一个许多操盘手常掉进的陷阱。大部分风云人物型的操盘手在真正到达事业顶峰前,很少有机会尝到他们辛苦工作后的甜美果实。而且在大多数的例子中,他们根本从来都没有机会享受交易的成果。对他们而言,赚钱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回报了,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金钱就代表了力量,而这种力量是满足他们自尊心的惟一方法。我对权力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想在一路向上攀升之时,也同时享受我努力的成果,所以一点也不介意花些钱,一些大钱。我想,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在史坦普五百指数期货交易中找到了我的印钞机,而且我印钞的速度愈来愈快。如果奥黛莉和我想要住海滨别墅,我们就买一幢;如果我们想要住在位于七楼的高级住宅,我们也同时放手去买。当有一天你拿着自己亲手赚来的钱大把大把消费时,就会知道那感觉有多棒。老实说,我一点也不介意让别人知道我的确赚了很多钱。


    在那个星期四,一九八五年四月四日早晨,我们排定了时间解决搬家这件事。我们计划在当天下午开始搬,但是一些小问题和往常一样再度发生。我这回排定在周四搬家是因为第二天是复活节假日,市场都停止交易。我想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我的办公室整理好,以便于在下周一就可以用来做交易。但是等到周四收盘的时候,公寓的原住户通知我他们的搬家工人没来,希望我能延一天再搬进去。


    我是那种在和别人签了契约后言出必行的人,不过显然世界上的其他人并非如此。我们雇的搬家工人带着我们的家具呆坐在公寓大楼外,而我又能怎么样呢?我简直气坏了。如果他们一天没搬走,我们就一天没办法搬进新家,而我也没办法在下周一开盘前把办公室准备好。我也得连络电话公司和报价系统公司的工程人员重新安排时间架线装机。照这样看来,我下周末能开始在新办公室工作就该偷笑了。


    不过幸运的是在那段期间,我并不打算做太多的交易。我的经验告诉我,不要在老婆生产前一个月到后两个月之内做太多的交易。当你老婆的荷尔蒙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你得把自己保持最佳状况。如果你是一个好丈夫,不会在那种节骨眼还在晚上回家后研究图表和开户送体验金。在她生产前一个月,你得陪着她去上拉梅兹无痛分娩课程,学着在生产时要面对的种种状况。在她生产后的两个月内,孩子变成你生活的重心,你日常的生活规律都因此而不正常。你没有时间吃晚餐,没有办法睡得好,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一个晚上要起二、三、四次,你也搞不清楚有没有把尿布穿反了,你总是感到疲倦,同时也无法集中意志来思考。我们的女儿是在一九八三年六月七日出生的,而我在五、六、七这三个月份中总共输了十五万美元,这是我在经历过“永远别放空共和党”那次经验后最糟的一段时间。


    现在,不但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我们还正为了搬家的事忙得天昏地暗,这让一切显得更是乱成一团,乌烟瘴气。但我们终于还是在星期五的下午搬了进去。虽然奥黛莉那时已经怀了八个月的身孕,但整个周末她还是马不停蹄地打开纸箱,挪动家具,发号施令,试着在小家伙诞生前把我们的家整理好。我边在房子里四处闲晃,边听着奥黛莉起劲儿地在计划把哪扇墙打掉,把厨房的设计如何修改,把窗子全部换新……,我渐渐开始感觉到这个房子可真要花掉我一大笔钱才能把一切都搞定。我的难题是越来越大了,奥黛莉说得愈多,那些住户管理委员警告我们的话就愈在我耳边响起。我得赚送体验金钱来支付每个月的维修费,免得真的被那些老头子给赶了出去。不过我对于这点并不担心,只要一切安顿妥当,让我可以重新开始做交易,我确信可以从史坦普指数期货这棵摇钱树上赚到我的新厨房、新浴室、新窗户和那每个月都得付的维修费。

相关文章:

 交易冠军(1)
 交易冠军(2)
 交易冠军(3)
 交易冠军(4)
 交易冠军(5)
 交易冠军(6)
 交易冠军(7)
 交易冠军(8)
 交易冠军(9)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返回目录页: 天才股票网 > 股票书籍 > 交易冠军 >


图解教程:

新生300天图解教程(推荐)
看盘绝招图解教程(实战分析)
1000多幅K线图图解分析教程
主力盘口语言图解(实战分析)
最基本经典K线组合形态图解
看盘高手实战培训(图解教程)
新手看盘入门教程(图解教程)
庄家洗盘 吸筹 控盘分析教程
股票实战图解教程(盘口分析)



热点图解教程           送体验金

新生300天图解
看盘绝招图解教程
经典K线组合图解
涨停战法研究图解
十大经典开户送体验金
筹码分布图解教程
涨停盘口解读绝技
翻倍黑马实战图解

K线图解教程大全
主力盘口语言图解
新手看盘图解入门
分时战法研究图解
看盘高手实战培训
看图操盘K线图解
看图操盘均线图解
看图操盘成交量篇

股票书籍             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知识教程
K线入门图解教程
炒股就这几招
如何用K线赢利
炒股的智慧
抄底十二招图解
股票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分时图分析庄家
高胜算操盘
经典底部K线形态
经典头部K线形态
K线组合图解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开户送体验金买卖信号
解读K线形态
快速捕捉主升浪
实战分时十五计
股票大师投资之道
均线基本图形图解
炒股就是炒心态
一路涨停战法图解
股神巴菲特传
交易中的量价线形
K线组合形态大全


关注微信公众号"开户送体验金网站研究"

手机学习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Copyright 2017  天才股票网 www.johnjLamb.net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