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体验金 看盘技巧 跟庄技巧 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短线技巧 如何选股 买入技巧 卖出技巧 涨停战法 炒股心得 股票投资

看盘绝招 新生300天 主力盘口 开户送体验金 K线图解 分时图 均线分析 成交量分析 MACD指标 KDJ指标 送体验金栏目

 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看盘解盘 跟庄技巧 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选股 买入 卖出 短线操作 K线 开户送体验金 分时图 均线 成交量 MACD 股票书籍 视频 

 天才股票网 > 股票书籍 > 交易冠军 >

交易冠军(3)

 

 第 1 章

“三块钱买进十张,三块钱买进十张,三块钱买进十张。”我在心里好像咒语一般,一遍又一遍反覆说着这句话。如果梅沙石油股价到了六二又八分之五的话,我就准备要在市场上以每张三百元的价格,买进十张十月到期、履约价为六十五元的买权。每张买权赋予我从现在起到十月的第三个星期五之间,以六十五元的履约价买进一百股的梅沙石油股票,而十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就是这个买权的到期日。这笔交易将会是我在美国证券交易所(American Stock Exchange,Amex)交易场内所做的第一笔交易。我心里怕得要命,生怕把这笔交易给搞砸了,我担心自己没办法像一个正常的交易员那样顺利完成这笔交易。

    马丁·舒华兹公司,九四五号

    这是一九七九年八月十三日,星期一的早晨。特尼地广场(Trinity Place)上挤满了穿着西装,准备上班的人们。纽约的金融市场正要开始另一个崭新的一天。我站在那个门牌号码八十六号的大门入口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我的徽章,第一次走进了那扇写着“会员专用”的门。门口警卫看了一下我的徽章,上面写着“马丁·舒华兹公司,九四五号”,他对我点了点头,道了声早安,然后让我进去了。

    我向左转,走下阶梯到衣帽间去。许多会员们都在柜台前面排队,拿着他们的运动夹克向柜台换成蓝色的工作服,那是美国证券交易所的标准制服。由于这是我第一天来到这里,所以还没有自己的蓝色工作服,我只好向服务员乔伊·迪(Joey Dee)自我介绍,然后告诉他我的会员号码“九四五”,才领了一件工作服。我把徽章别在工作服上,穿上它,检查一下确定我带了笔。那些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换上绉纹橡胶底鞋,把他们原来穿的皮鞋都放在靠着墙的方型小柜子中。我找不到座位,所以我决定等一会儿再换鞋。有没有绉纹橡胶底鞋可穿是我现在最不用担心的事。

    我走上楼到会员聚集的大厅去等待市场开盘。走进美国证券交易所的会员大厅可和走进哈佛或耶鲁大学的学生聚会大不相同。房间中充满了香烟而非烟斗所散发出来的浓浓烟雾,那里的家具外表是假皮,而非高贵的真皮材质,那些会员大部分是爱尔兰人、义大利人和犹太人,而非盎格鲁撒克逊系的白人新教徒(WASPs),就算有,也都不像是读过什么好学校的人。那些家伙都是金融界的第二流人物,场外证券市场(Curb Exchange,由一群操作自己部位的非法交易者于一八九到一九二一年间在纽约证交所外的街上所形成的非正式市场)交易者的衣钵传人。

    我帮自己泡了一小杯茶,然后走进交易场内。早晨的阳光从交易所远处一面墙上无数的窗户中流泻了进来。这真是一个占地宽广的房间,大约有一座足球场的四分之三大小,足足有五层楼高。那座交易场设计得好像一座室内的跳蚤市场。市场中的几名作价员(Specialist,在人工喊盘的市场中为特定的股票和选择权担任市场制造者〈Market maker〉的专业人员),分别叫基奇(Chickie,小鸡)、法兰尼和唐尼,坐在马蹄型交易圈内的钢质高脚凳上,翻看着他们手中的客户交易指令。在交易场中有许多不同的交易圈,以供股票以及不同到期日、履约价的选择权契约交易之用。其他的会员则是一般的操作者或是经纪商,他们也在四处游走,手里拿着笔和纸,准备要在市场开盘后进场买卖。

    在交易场三面墙的上方,一层层阶梯式的小隔间里坐着各个经纪商的场内代表,他们检查着自己的电话,并且指挥场内的跑单员。在他们之间,比较接近交易场地面的那一区里,有不少参观者正登记进入访客区。在场中有一些巨大的罗马式石柱,上面刻着一只牛和一只熊,相互对立。而在高处,那个像是巨大糖果盒包装的胶带的则是一具大型走马灯报价荧幕。那座报价荧幕顺着墙面而造,闪烁着股票的价格,在价格揭示区之上则是道琼所提供的即时市场新闻。虽然交易所还没有开盘,但是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四处张望,找寻市场报价或是其他任何能让他们占到一点优势的资讯。

    开盘的钟声使每个人都动了起来

    十点一到,开盘的钟声使每个人都动了起来,就好像赛马群冲出起跑线一般,而我现在也身在其中了。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梅沙股选择权的交易点,一小群穿着蓝背心的交易员正吵闹地围着一个名叫路易斯·基奇·麦西里的作价员。所谓的作价者就是有责任在股票或选择权交易所中维持市场交易活络顺畅的人。身为梅沙股选择权的作价者,路易斯必须为经纪商的买进与卖出提供报价,同时为自己的账户进行交易,经由他不停地居间协调,让市场中的供给与需求达成共识,于是产生成交价。

    “小鸡!”,一个拿着客户委托单的美林证券经纪商从拥挤的人群中叫着路易斯的小名,“现在十月到期、六十五元的梅沙买权价钱多少?”

    “三元对三又四分之一元,五十以上!”,路易斯的回答着实让我好好地想了一下。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可以在单价三块钱买进五十单位以上的十月、六十五梅沙买权,并且也可以在单价三·二五元卖出五十单位以上同样的买权。由于每一单位的买权代表一百股,所以我可以以每单位三百二十五元买进五十单位以上的十月六十五元梅沙买权。而这种美式的买权将使我有权从现在到十月的第三个星期五间随时可以每股六十五元的价格买进梅沙普通股一百股。如果股价一路上扬,我的买权就更有价值。但是我觉得三·二五元大贵了,我只想在价格掉到三元时买他个十单位,所以我脑子里一直回响着“三块买十张!三块买十张!”

    “三又八分之一元买十张!”美林证券那个家伙喊着。

    “卖了!”,一个交易员卖了十张给叫进的美林证券交易员。如果他没这么做,身为作价员的路易斯也可以直接卖给叫进者,或是把他自已的买价也提高到三又八分之一元。我真希望我能赶快跟上他们的脚步,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报价荧幕,梅沙在纽约证交所以六二又八分之七开盘。我试着向前挤,希望能在交易员们卡位的手肘中抢到一个好一点的位子。我尽力向前缓慢移动。小鸡的耳朵上挂了一具电话耳机,正在听梅沙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NYSE)的股价状况。

    价格一跳,在他上方的营幕报价变成了六二又八分之五。

    人群开始变得热闹起来。梅沙的股价开始动起来了。“三块买进十张,三块买进十张,三块买进十张,”我对自己喃喃自语。我清了清喉咙。“嘿,小鸡。你在三块钱要卖出多少张十月到期、履约价六十五元的梅沙选择权?”

    “我可以在三块卖出三十张,新来的。”

    “三块钱我要买进二十张!”一个站在我身旁的人高喊着。

    “三块钱卖出二十张!”小鸡说。

    “现在你三块钱还要卖多少张?”我说。

    “三块钱我可以卖出十张。”

    “哦……,我……,哦……”

    “你要干嘛,新来的?你到底要不要成交?”

    成交或是什么都不做

    这就是了,成交或是什么都不做。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买下一个会员席位是我在十二个月前所订下的计划中一项重要的里程碑。这个计划是我和奥黛莉·波洛可夫(Audrey Polokoff)结婚后决定的。奥黛莉和我所认识的其他女人不同,她认为我具有某种潜力,但是她也很清楚我在过去二十年当中浪费了我的潜力。“你已经三十四岁了,而且你一直都希望为自己工作,”她告诉我。“把这个当作是你的目标,然后努力去做。你已经拥有良好的学历,这是别人无法从你身边夺走的。最糟的状况顶多就是破产,然后再回来做你现在正在做的工作——一个证券分析师。”

    市场正在波动。交易场里的人们挤得更紧了,嘈杂的声浪也开始升高。小鸡的电话挂在他的耳朵上。他随时准备要改变他的买价了。如果我的资讯是正确的话,他正要把价格抬高。而我则快要丧失这次的交易机会了。

    “三块钱我要买进十张!”我尖声大叫。

    “成交!三块钱卖出十张。”

    这笔交易已经成交。我拿出我的小笔记本和笔。“蓝字是买进,红字是卖出,”我小声地自言自语,“可千万别搞砸了。”我把交易指令写在纸上,然后交给结算公司的职员,他的职责就是拿着我给他的成交记录进行后续处理程序。我的成交单一份由我自己保留,另一份则交给我的结算公司贝尔·史腾(Bear Stearns)。所谓的结算公司就是那些计算成绩的人,他们经由交易所的会计系统来确认我们的成交记录,并且依据成交记录来印制操作者每天的部位损益报表。

    我拿出那支一端有我的印记的笔,在成交单上写着“九四五”。现在,这份成交单已经成为正式文件,我的第一笔交易总算是顺利成交了。我放下心中那块大石头,开始等着梅沙的股价上涨。

    时间才只是上午十点三十分而已,但是我身上那件刚刚穿上的崭新蓝色工作服两边腋下却已经泛着一圈汗水。我觉得筋疲力尽,后背的下方也有酸痛的感觉,而我的脚也开始剌痛。我的皮鞋好像铅块那么重。真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但是交易场里根本就没有可以坐的地方。这对所谓在交易所买到“席位”的人来说真是一件不寻常的事。你所得到的并不是一个“席位”,而是在交易场内晃来晃去的权利,而且正如同那些老前辈们所知道的,你只能穿着绉纹橡胶底的鞋子在场内走动。

    梅沙的成交量放得很大。小鸡在场中不断地叫进叫出,价格也上下大幅波动。我听得到他们的声音,但是我并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抬头看了一下跑马灯的报价。

    价格一跳,六二又八分之三。

    梅沙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奥黛莉的话:“最糟的状况顶多就是你破产,然后再回去做以前的工作罢了。”不断地在我的脑中闪过。我不想再回去做以前的工作。在过去的九年以来,我都在飞机上度日子,一个城市接着一个城市地飞,和各地的基金经理人见面,提供他们我在股票方面的看法,希望他们能够给我所属的经纪公司一点生意,不停地拿热脸贴他们的冷屁股。这就是证券分析师的工作。

    我们为证券经纪商的研究部门工作,花大量的时间到处旅行,拜访各地的公司,和经理人见面,挖掘他们财务报表中的线索,找寻热门股票好让我们公司可以推荐给客户。我对这些事已经感到厌倦透顶了。当你还只有二十五岁时,能够在国内到处旅行,并且拿着公司的信用卡消费是一件很酷而且值得问你的大学同学炫耀的事。但是当你的年纪接近三十五岁时,这一切就变得非常乏味而无聊。你的朋友都已经忙于他们自己的生活,而你的父母则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他们是帮你付学费的人,而现在他们期待能够有所回收。他们会开始不断问你:“你为什么还不结婚?我们的遗产继承人在哪里?你什么时候才要长大并且开始你自己的人生?”

    价格一跳,六二又四分之一。啊!他妈的。

    当我担任证券分析师的那几年里,我也一直在市场里玩股票,而每一次,都是以赔钱收场。我很聪明,又拥有很好的学历,在我的一生中一直都是个赢家,所以怎么可能会从来没有在股票操作中赚到钱呢?我真的想不通这件事。我的家人也同样想不通。我一直是家人和朋友看好的人,但也是那个一直跑在最后的人。难道史瓦兹家族的历史又要再度重演了吗?难道我真的就这样搞砸了,我的余生将和我父亲一样充满挫折吗?

    价格一跳,六二又八分之一。价格仍然继续向下。

    就算是失败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我的父亲是家中四个孩子中年纪最长的。他的父母亲是随着家族从东欧逃难到美国的移民。在一九年代早期,我祖父成了康乃狄克州纽海文市的一名裁缝师。他一针一线辛勤工作并且努力储蓄,但是从来没存下多少钱。家中真正有主导权的人其实是我的祖母萝丝。她拥有一间糖果店,并且决定让我父亲进入大学就读,希望他在日后能够成为一名专业人士。身为家中的长子,我父亲是那个被寄望最深的儿子,那个能够把舒华兹家族带到更好的境地,能够把美国梦带给家中每一份子的人。

    我父亲的确也尽过最大的努力,但是却没有达成家人的期盼。他比较像我祖父而不像萝丝。我父亲是西拉库斯(Syracuse)大学的毕业生,但是当他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年正是一九二九年,所谓的美国梦已经变成了美国恶梦——经济大萧条。我父亲,和其他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一样,都过着没有长期正职的日子,直到他在一九三八年和我母亲结婚。在当时,他能找到最好的工作是帮祖父史耐德工作,而这显然已经和美国梦有相当的距离。在那之后,大战爆发,但是由于年纪已大再加上有了两个孩子,我父亲并没有被征召入伍。直到一九五二年他才终于做了一项重大的转变。祖父已经退休,因此我的父亲也失去了他的工作,所以他拿了所有的积蓄,把房子也做了二胎抵押贷款,在纽海文郊区的威利大道上买下一间传统式的杂货店。

    那时我才七岁,但就连我都知道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我父亲拒绝去面对一个事实——他的杂货店和全国第一超市(First National supermarket)只相距不到一个街口。为什么他会认为那间小杂货店能够和新英格兰区最大型的连锁超市竞争?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想不通的一件事。当我年纪比较大时,曾经问过我妈怎么能容许他做这么愚蠢的事。而她只告诉我:“他是那么地灰心丧志。我得要给他一个机会尝尝失败的滋味。就算是失败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价格一跳,六一又八分之七。

    至少我父亲经历的是经济大萧条。我却一点借口都没有。我拥有安赫斯学院(Amherst College)学士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研究所硕士的学历;我参加过海军陆战队;我有足够的经验;我也拥有奥黛莉。我拥有了一切。现在这里是他妈的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梅沙的股价还在继续下跌?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始上涨?

    价格一跳,六一又八分之五。真是该死!

    我该怎么办?我该停损出场吗?我该买进送体验金吗?该是打个电话给佐尔纳的时候了。我就是听了佐尔纳的意见才进场买进梅沙买权的。

    鲍伯·佐尔纳(Bob Zoellner)是我的良师,也是我所认识最优秀的操作者。我和佐尔纳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七三年我跳槽到爱德华——韩利公司(Edwards and Hanly)这家小型、专做散户生意的经纪公司工作时。当时我才刚刚在商品期货市场输得灰头土脸。我马上就看出佐尔纳是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操作者。在一九七四年,当爱德华——韩利公司在经纪业务上亏损了大笔钱时,单单靠着他放空股票就为公司的自营账户赚进了数百万美元,独力让公司生存下来。所谓的放空就是说卖出并不属于你的股票,但是在日后你必须由市场中再将其买回,如果你买回的价格比较低的话,你就赚钱。在这些方面没有人比佐尔纳更高竿。我拿起一支设在交易场四周的电话,播下外线号码,接线生问我要接什么号码。佐尔纳住在纽泽西州。到底他的电话号码是几号?201-多少?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向接线生嘟嘟嚷嚷了几个号码,电话那端的铃响了。

    “薇琪!薇琪!鲍伯在吗?我得和他讲话,我是马提。……你好吗?……是啊,我很好。是,我现在正在交易场里面。全新的经验。……鲍伯,你好吗?你对市场有什么看法?是啊,是啊,我也这么想。我只是有一点紧张而已。我看价格的走法好像有点疲软。听着,鲍伯,我刚买了一些梅沙的买权,你对这档股票怎么看?”

    “我也买进了很多的梅沙,马提。这档股票看起来很不错。这家公司的总裁也有心继续推动组织重建的工作。我觉得这档股票有很好的潜在价值,只不过市场似乎还没有看出这一点而已,我很强烈地认为这档股票马上就要涨了。”

    “你这么想吗?鲍伯,你真的这么想吗?谢谢你,鲍伯。你对这档股票真的很有信心吧,鲍伯?哦,啊,你知道,哦,我不知道我该再加码买进还是该做些什么。”

    “这档股票看起来很好,马提。”

    “老天!我希望你是对的。我待会儿再和你谈,多谢了,我真的很感激。”

    和佐尔纳谈谈话是很好的。我又找回了一些勇气,然后再度走回围在梅沙选择权交易圈的人群里。

    价格一跳,六一又二分之一。

    “小鸡!小鸡!哦……”我几乎没有办法把话清楚地说出口。“现在十月到期、履约价六五的梅沙买权价位在哪里?”

    “新来的小子,现在的买盘是二又二分之一元,卖盘在二又八分之五元。”

    “二又十六分之九元买进二十张,小鸡!二又十六分之九元!”我提高我的买价又叫进了二十张选择权,每张选择权让我有权买进一百股梅沙的股票,所以每张买权价值二五六·二五美元(2 9/16×100),二十张选择权的总值则是五、一二五美元。

    “成交!二又十六分之九卖出二十张。”

    我的十月份梅沙选择权现在是以十六分之一作为最小跳动单位了。在美国证券交易所里,当一档选择权的价格掉到三块钱以下时,最小的价格跳动单位就从八分之一降为十六分之一。

    价格一跳,六一又四分之一。

    天啊!我简直看不下去了!

    去他的!我简直看不下去了!我现在已经买进了三十张十月份到期、履约价六十五元的梅沙股买权。哦,天啊!我从来没想到这会变成这么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我得离开交易场才行,待在交易场里惟一的目的是让我的资金得以充分运用,我一直看好梅沙石油这档股票会成为我的油井。我原先的计划是想先跑个短线,再拿赚到的钱去投入另外一些金额更大、获利更佳的交易机会。可是现在市场走势完全和我作对,我连一毛线都没有赚到。我开始思考要如何在没有薪水的状况下过日子。我得离开交易场,出去喘口气,冷静一下。

    我步履沉重地走上阶梯,推开门,走到阳光普照的门外,身上仍然穿着我的蓝色工作服。我徒步穿过街道,漫无目的地逛到特尼地教堂旁的公墓里。我在教堂远处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张长凳,于是坐了下来。当时天气很热。这片墓地是酒鬼、流浪汉,以及各式各样失败者聚集之地。这里是他们惟一可以闲晃而不会被人赶来赶去的地方,因为这里的长期居民们没有一个会向他们抱怨什么。

    我注意到我正坐在亚历山大·汉弥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的坟墓前面。在那块白色墓碑上,写着如下的墓志铭:“亚历山大·汉弥尔顿,死于一八四年七月十二日,享年四十七岁”而我呢?则是现年三十四岁。

    七月十二日正是亚历山大在和艾伦·伯尔(美国前副总统)决斗被射杀的那一天。亚历山大写了一篇批评伯尔贪污腐败的文章,并且声称伯尔不适任纽约州州长的职务,于是伯尔就枪杀了他。亚历山大是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并且是美国金融之父,但是他却在一七九五年因为个人财务问题被迫辞职。我记得在安赫斯特学院读美国通史课程时曾经读过他的文章,并且惊讶如此优秀的人为何会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现在我开始了解优秀的人的确不一定会有好下场了。我站起来,拍拍我的蓝色工作服,然后慢慢向回走,穿过特尼地广场,回到交易场看看梅沙现在价位在哪里。

    价格一跳,六又八分之五。

    我快步的走到小鸡面前。“小鸡。十月份,六十五元的梅沙买权现在价位在哪儿?”小鸡对我露齿一笑。“新来的小子,它们现在买盘在二又四分之一,卖盘在二又八分之三。”

    小鸡。我的老天!小鸡。我的梅沙股价像石头一样地往下坠。我在三块钱买进了十张(总值三千美元),然后又在二又十六分之九美元时买进二十张(总值五、一二五元)。而现在它们的买盘价只有二又四分之一元(总值六、七五美元)。光就未实现损益来看,我已经亏损了一、三七五美元,我在几个小时内就输掉了十七%的资金。我已经再也无法承受了。我得好好想一想。我得回家去冷静一下。

    第二天,十四号星期二,我觉得好多了。奥黛莉让我平静了下来。她说我是她所认识的人当中最聪明的一个,既然我已经拟定了计划,那么就该按照计划行事,耐心等待。我已经深入研究了技术图,并且计算了所有的开户送体验金,而且梅沙目前看起来仍然很好,真的很好。就像佐尔纳说的,只不过是市场还没有看出它的好处罢了。

    当我走到特尼地广场时,太阳正闪闪发光。在写着“会员专用”门后的警卫也叫出我的名字来。当乔伊·迪把我的蓝色工作服递给我时,我那枚上面写着“马丁·舒华兹公司,九四五号”字样的徽章已经挂在上面了。我记起要换上绉纹橡胶底鞋,并且问贝尔·史腾的职员拿我的部位日报表。我替自己拿了一杯茶,放一片柠檬在里面来保护我的嗓子,然后走进交易场里。我以轻松的脚步在场内四处走动,这都要感谢那双绉纹橡胶底鞋。我检查了一下报价荧幕和上面的道琼即时新闻。开盘钟声响起。梅沙以六又二分之一的价位开出。好吧,好吧,不要慌。这一定就是底部了。奥黛莉说的对,我得要有耐心。

    我向我的朋友海斯,诺尔(Hayes Noel)挥手打招呼。海斯是一个南方人,一个从纳许维尔(Nashville)来的金发男孩,他操着一口浓浓的南方乡音,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人。海斯拥有大学学历,并且在一九七年就已经在交场内工作了。我在决定买下交易所会员席位之前,就是海斯先带我到交易场内来参观,看看这里是如何运作的。

    我和杰瑞·莫尔敦(Jerry Muldoon)点了点头,他也是一位老前辈。杰瑞曾经在一九七三年和七四年间因为市场交易太清淡而在交易之外兼差赚外快——用卡车载运蔬菜到各处贩卖。在他的左边是唐尼·吉(Donnie Gee),他是操作德士古(Texaco)石油公司股票选择权的作价者。在他的身后,则是亚伦·亚伯邦(Allen Applebaum)和艾迪·史腾(Eddie Stern)。他们两个人是交易所里穿着最讲究的人。亚伦是一个身材瘦长、看起来像惠比特犬(Whippet)的家伙,他总是穿着浆过的衬衫。而艾迪呢,他的父亲在纽约证交所也拥有会员席位,而他总是穿着自己的西装而不穿蓝色工作服。

    我该怎么办?

    价格一跳,六又八分之三。

    哦,天哪!“小鸡!小鸡!十月份,履约价六十五元的梅沙买权现在多少钱?”

   “新来的小子,你还在啊?”

   “是啊,是啊,告诉我现在价位在哪里嘛!”

   “买盘在二又八分之一元,卖盘在二又四分之一元。”

    狗屎!小鸡。“那买卖盘的量各是多少?”

   “五张对三张。”这表示小鸡愿意在二又八分之一元买进五十张,或是在二又四分之一元卖出三十张。

    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呢?什么都不做?再加码买进?该是打电话给佐尔纳的时候了。

   “鲍伯,鲍伯,你怎么看,鲍伯?我已经账面亏损一、七五美元,我觉得好像快要死掉了。你确定你是对的吗?”

   “马提,听着。我在过去做了无数笔的交易,我曾经赢过很多次,也输过很多次,我确信这次一定会赚钱。只要你紧抱着这个部位就好。这档股票的价值被低估了,它一定会涨回来的。”

   “多谢了,鲍伯。我知道我一定可以相信你。我知道你很行。”我快步走回小鸡身边。

   “现在十月份,六十五元的买权价位在哪里?小鸡。”

   “和刚刚一样。二又八分之一买进,二又四分之一卖出。五对三。”

   “二又十六分之三买进二十张,小鸡!”

   “成交!新来的小子。卖给你啦!”我又在二又十六分之三买进了二十张选择权,总值四、三七五美元,而现在我总共买进了五十张买权了。

    我那天晚上整夜不能成眠。辗转反侧,一再思考着我的部位。梅沙的股价当天收在六元。我的选择     权价格因而也跌到二元以下。那句古老的谚语“断尾求全”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绕着。我还能抱着这个输钱的部位撑多久?我该把我这么久以来研究的结果放弃掉吗?

    在过去的十二个月当中,我都待在赫顿(EFHutton)公司的办公室里,锁着门,狂热地做着自己的研究工作,并且操作自己的部位。因为我必须在转到交易所场内操作前靠操作自己的资金来赚送体验金钱,累积足够的资本。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要向自己证明我可以成功地靠实际操作获利。有一些分析师认为他们自己能够赚大钱,因为他们的虚拟模型,或者说是他们的纸上交易模型显示他们可以从操作中获取利润,但他们只是在用“空包弹”和市场搏斗,根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除非你真的置身火线之下,否则将永远不会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够有如此神勇的表现。我像祖母萝丝一样具有身先士卒的个性。我订了至少十二种以上的期刊,和海斯·诺尔一起研究交易场内的运作情况,向大舅子麦克和沙利借了五万美元。我想通了,交易场就是我想要待的地方。

    我转身起床,走到书桌旁,重新回顾我的计划。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计划这笔交易,设计了一整串的交易规则,而现在我已经严重违反了其中两项。我的第一条规则就是绝不冒无法承受的风险,但是我现在已经把一半以上的营运资金投入这笔交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的资金和我所拥有的资讯只够投入两种标的物的操作,而把一半的资金投入梅沙这档股票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一场赌局。

    我的第二条规则是试着让每天的操作都能够获利,但是现在,我已经连续两天亏损却无法可施。而我的第三条规则就是“断尾求全”,这也是最困扰我的一条规则。我什么时候该动手停损呢?我什么时候该承认我做错了,并且砍掉这个部位呢?即使是最好的操作者,即使是佐尔纳,都会有面临亏损的时候。他们都是利用分散投资组合来规避操作风险,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多钱去建立一个分散的投资组合。梅沙是我惟一的投资组合。终于,一线曙光从我们卧室的窗口投射进来,我下定决心。如果梅沙今天开盘再开低的话,我就砍掉这个部位。

    八月十五日,星期三的早晨,我走进特尼地广场八十六号,穿过“会员专用”大门,穿上蓝色工作服,套上绉纹橡胶底鞋,拿着显示我已经拥有二、三美元账面亏损的贝尔·史腾公司损益报表,准备一杯泡着柠檬的茶,走进交易场大厅,检查着报价荧幕和道琼即时新闻,等着开盘钟声响起。

    该是让我听听收银机铃声的时候了

    梅沙开盘价格是六又四分之三,上涨了八分之五元。对啦!宝贝。我可是一直都守着你呢!我跑到小鸡的位置旁。一群人正在他身旁推拥着,想要抢占有利的位置。四周的噪音正不断地升高。

    价格一跳,六一。

    周围噪音更大声,人群也愈聚愈多。人们开始大声喊叫着:“现在价格在哪里?”“卖出价在哪里?”

    价格一跳,六一又二分之一。

    佐尔纳,我爱你。我就知道你是对的。

   “有多少张?”“量有多少?”“买价在哪里?有多少买盘?”“卖盘有多少?”“到底有多少张?”

    时间慢慢过去,我简直兴奋得吃不下午餐。我真是爱死这个市场了。

   “三元对三又四分之一元,三又四分之一元叫出五十张!”“买啦!我买啦!”有人大叫着。

   “三又四分之一元叫进五十张!三又四分之一元再叫进五十张!”“卖出!”“卖出!”

    梅沙的现股价格已经跳到每股六三又八分之三元了。而十月份到期、履约价六十五元的梅沙买权价格也再度上扬。“三又八分之五元,三又八分之七元,成交!”“三又八分之七元对四元!”周围的噪音升到了最高潮。“四元叫出一百张十月份到期、履约价六十五的梅沙股买权!”“四元成交两百张!”这档选择权的价格正快速地移动中。现股的价格朝我们预期的方向前进。所有的阴霾都一扫而空。我不断地查对着手中的部位。在三元买进十张、在二又十六分之九元买进二十张、然后又在二又十六分之三买进了二十张。我现在该卖出吗?我该获利了结吗?我该再加码买进吗?我该打电话给佐尔纳吗?去他的!该是让我听一听收银机铃声的时候了。

    我缓慢移动到人群的前面。“小鸡!小鸡!给我一个梅沙的价格!”

   “十月到期、六十五元的买权,四又八分之一元对四又四分之一元,十张以上都可以。”他的口水喷到我的外套上。我清了清喉咙,想向他喊卖出。可是一个满面通红、一身肥肉的家伙跳到我的肩膀上大喊:“卖出!卖出!卖出十张四又八分之一元!”他身上那股波本威士忌的味道直薰我的鼻子。狗屎!这个肥仔抢了我的价格。

   “现在价格是多少?”小鸡正在讲他的电话。“现在价格是多少?小鸡!”

   “四元对四又四分之一元,二十张以上都行,新来的小伙子。”

   “卖出!卖出二十张四块钱!”我尖叫着。

    价格一跳,梅沙的股价涨到六四又八分之一元了。

    有人在我的背后用手肘顶我。“四又四分之一叫进三十张。”是美林证券的那个家伙。

   “卖出!”我边把身体转向他边大声喊叫着,口水喷在他的脸上。我的交易都成交了,而我的部位也清光了。当我从人群中慢慢地走出来时,汗水从我的鼻子上滴了下来。交易场中职员接过我手中的成交单,并加以确认。我拿出我的笔,在成交单上写下我的编号“九四五”。

    现在是计算获利的时候了。我在四块钱卖出了二十张,在四又四分之一元卖出了三十张。第一笔得到八、美元的权利金,第二笔则收到了一二、七五美元的权利金,总计收到二、七五美元的权利金;我的原先买进成本是一二、五美元($3,000+$5,125+$4,375)。所以我的获利是八、二五美元,乖乖,八、二五美元呢!在我的感觉这就好像是一百万美元。我终于找到成功之路了,这是真的美国梦。我没有把事情给搞砸,我不必再回去当证券分析师,不用再拿我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了。我再也不用到那片墓地里,坐在亚历山大·汉弥尔顿的墓碑旁。而更重要的是,我也不会像我父亲一样受到大萧条的严重打击。我拥有了自由。我已经能够和那些赢家并驾齐驱了。

    我昂首阔步走到迪吉多电脑(Digital Equipment)选择权的交易圈,那里的作价员是法兰尼·桑坦吉罗(Frannie Santangelo)。法兰尼·桑坦吉罗是城里最难搞的一个浑球。他曾经参加过韩战,总喜欢在交易场的另一头抽着骆驼牌香烟,真是一个难搞的人。

   “新手,你想干嘛?”

   “法兰尼,我想进场玩玩。十月份到期、履约价八十五元的迪吉多买权你怎么报?”

   “一又八分之五元买进,一又四分之三元卖出。对你的话嘛,新兵,我可以在一又四分之三元卖给你十张。”

   “我出价一又十六分之十一元买进十张,法兰尼。”

   “门儿都没有,新兵。如果你要像个娘们儿似的做交易,就给我滚远点。门儿都没有!”这个难搞的浑球连十六分之一元(相当于每股六二五元)都不肯让我还价。

   “好吧,法兰尼。我就用一又四分之三元问你买进十张十月份到期、履约价八十五元的迪吉多买权。”我在心里面想,你现在占了我十六分之一元的便宜,法兰尼,这等于六二五美元。我了解你想要让我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板,你这个狗屎比萨店的烂老板!今天你整到了我,但是你给我小心点,我会一直待在这里,下次总有机会整到你。

    马铃薯泥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这是最棒的一次机会,来吧,定贝,这很容易办到的。哦,马铃薯泥,马铃薯泥,你也办得到。马铃薯泥,马铃薯泥,耶!耶!耶!……!”

    时间是下午三点五十九分。海斯·诺尔和我惦起脚尖,把我们的绉纹橡胶底鞋翻到另一面,在美国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场内边跳舞,边唱着迪迪·夏普(Dee Dee Sharp)这首一九六二年的畅销歌。就像日后我的小儿子所说的:“这真是忙得团团转的一天。”我们不理会散落满地的买卖成交传票,在地板上滑来滑去地玩乐。我们的情绪高昂。我在那天创造了一万美元的账面获利,而现在离收盘只剩下一分钟了。我当时才刚刚在交易场内操作了几个月,我的心里正为能够在短短的期间内就创造这么好的绩效而高兴不已,我的部位价格走势都依照对我有利的方向移动,以至于我没察觉到应该把这一万美元的账面获利加以实现。

    第二天市场开盘后就一路下滑,而由于我在前一天收盘前只顾着跳舞庆祝而忘了轧平部位,所以我最后出场时把那一万美元的账面获利全吐还给市场了。从那时起,我总是在真正听到收银机的铃声响起前,全力克制想要开始跳舞庆祝的冲动。当你觉得心情像是正在做马铃薯泥时,这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惊讯,告诉你你已经失去了看事情的客观性,已经太过情绪化了,而且也正要因此付出代价。

    另一件同样愚蠢的事,就是你真的以为你的舞跳得很好。但事实上,跳得真的很烂!

 

相关文章:

 交易冠军(1)
 交易冠军(2)
 交易冠军(3)
 交易冠军(4)
 交易冠军(5)
 交易冠军(6)
 交易冠军(7)
 交易冠军(8)
 交易冠军(9)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返回目录页: 天才股票网 > 股票书籍 > 交易冠军 >


图解教程:

新生300天图解教程(推荐)
看盘绝招图解教程(实战分析)
1000多幅K线图图解分析教程
主力盘口语言图解(实战分析)
最基本经典K线组合形态图解
看盘高手实战培训(图解教程)
新手看盘入门教程(图解教程)
庄家洗盘 吸筹 控盘分析教程
股票实战图解教程(盘口分析)



热点图解教程           送体验金

新生300天图解
看盘绝招图解教程
经典K线组合图解
涨停战法研究图解
十大经典开户送体验金
筹码分布图解教程
涨停盘口解读绝技
翻倍黑马实战图解

K线图解教程大全
主力盘口语言图解
新手看盘图解入门
分时战法研究图解
看盘高手实战培训
看图操盘K线图解
看图操盘均线图解
看图操盘成交量篇

股票书籍             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知识教程
K线入门图解教程
炒股就这几招
如何用K线赢利
炒股的智慧
抄底十二招图解
股票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分时图分析庄家
高胜算操盘
经典底部K线形态
经典头部K线形态
K线组合图解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开户送体验金买卖信号
解读K线形态
快速捕捉主升浪
实战分时十五计
股票大师投资之道
均线基本图形图解
炒股就是炒心态
一路涨停战法图解
股神巴菲特传
交易中的量价线形
K线组合形态大全


关注微信公众号"开户送体验金网站研究"

手机学习开户送体验金网站


Copyright 2017  天才股票网 www.johnjLamb.net  微博